《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 | 第六篇 自我革命、自我净化,坚决主动解决自身出现的问题(三 “老虎”“苍蝇”一起打:严肃惩治党内腐败分子堕落分子)

发布日期:2020-09-25 17:36 来源:重庆出版集团

三、“老虎”“苍蝇”一起打:严肃惩治党内腐败分子堕落分子

“天下之事,成于惧而败于忽。”一段时间以来,电视专题片《永远在路上》在社会上引发热议。从苏荣、白恩培,到周本顺、李春城,这些曾经的高级干部堕落成为腐败分子,值得深思。梳理近年来一些落马贪官的轨迹,可以发现,他们在踏上从政之路时往往都能奋发进取、清正廉洁,有的甚至嫉贪如仇。但随着职务的升迁和不良风气的侵蚀,他们慢慢放弃了对党纪国法的敬畏,变成了自己当初鄙夷的人。惨痛的教训警示我们,只有心有所畏,才能行有所止。

其实,中国共产党历来都主张严肃惩治党内腐败分子堕落分子,可以说,党内腐败分子堕落分子是中国共产党的大敌,是影响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的重要因素。严肃惩治党内腐败分子堕落分子,中国共产党历来都是态度坚决。例如,我们党惩治腐败分子的第一枪——枪决谢步升。谢步升,今天已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他却是中国共产党在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后枪决的第一个贪污分子。何叔衡当年面对调查材料,非常感慨:谢步升出身贫苦,很有魄力和干劲,原本是棵好苗子,没料到竟然在背后欺男霸女,谋财害命。在当时的社会历史条件下,依法处决谢步升,为我们党有力地打击敌人,密切与群众的联系发挥了重要作用。谢步升忘记了共产党人的初心,贪污腐败,与人民为敌,正如毛泽东所说“腐败不清除,苏维埃旗帜就打不下去,共产党就会失去威望和民心!”新时代,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腐败是社会毒瘤。如果任凭腐败问题愈演愈烈,最终必然亡党亡国。我们党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提到关系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高度来认识,是深刻总结了古今中外的历史教训的。中国历史上因为统治集团严重腐败导致人亡政息的例子比比皆是,当今世界上由于执政党腐化堕落、严重脱离群众导致失去政权的例子也不胜枚举啊!”(习近平:《更加科学有效地防治腐败坚定不移把反腐倡廉建设引向深入》,《人民日报》2013年1月23日。)因此,应继承和发扬苏区干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和艰苦奋斗、廉洁奉公的优良传统,努力保持一个“清贫、洁白、朴素”的肌体去克服党内的消极腐败现象,抵御资产阶级腐朽思想的侵害,理直气壮,一抓到底。党的“初心”是一切为了人民,先进性和纯洁性是党的本质属性。“不忘初心”,就要同一切弱化先进性、损害纯洁性的现象作斗争,对腐败必须坚持零容忍的态度,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健康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政治保证。

再如,新中国第一大要案——刘青山、张子善案件。刘青山、张子善都是比较高级的干部,他们过去在党的培养教育下,为党为人民做过很多有益的工作,无论是在抗日战争还是在解放战争中,都曾进行过英勇的斗争,建立过功绩。但在和平环境中,忘记了共产党人的初心,经不起资产阶级的腐朽思想和生活方式的侵蚀,忘记了使命,逐渐腐化堕落,成为人民的罪人。中国共产党毫不姑息地开除了他们的党籍,人民法院毫不手软地将他们判了死刑。特别是毛泽东主席亲自过问并批准了对刘青山、张子善特大贪污案的处理。当毛泽东接到华北局向中央所作的关于天津地委严重贪污浪费情况的报告时,感到非常震惊,他在为中央起草的转发这一报告的批语中指出:“华北天津地委前书记刘青山及现书记张子善均是大贪污犯,一经华北局发现,并着手处理。我们认为华北局的方针是正确的。”当有人为其求情时,毛主席问道:“是要他俩,还是要中国?”后来,毛泽东在谈到对刘青山、张子善的处理时曾经说过:“杀张子善、刘青山时我讲过,杀他们两个,就是救了两百个、两千个、两万个啊!我说过的,杀人不是割韭菜,要慎之又慎。但是事出无奈,不得已啊!问题若是成了堆,就要积重难返了啊!”新时代,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我们的党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政党。”“人民群众最痛恨各种消极腐败现象,最痛恨各种特权现象,这些现象对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最具杀伤力。一个政党,一个政权,其前途和命运最终取决于人心向背。我们必须下最大气力解决好消极腐败问题,确保党始终同人民心连心、同呼吸、共命运。”(习近平:《积极借鉴我国历史上优秀廉政文化不断提高拒腐防变和抵御风险能力》,《人民日报》2013年4月22日。)党员干部越是位高权重,越要受到严格管理和监督,老虎屁股摸不得是不行的。党纪国法面前没有例外,不管涉及谁,不管是“老虎”还是“苍蝇”都要一查到底。

又如,新中国成立以来被执行死刑的第一个副省级领导干部——胡长清。胡长清是一个政治上蜕化变质、经济上索贿受贿、生活上奢靡腐化、“五毒俱全”的腐败分子,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执行死刑的第一个副省级领导干部。胡长清在参加革命之时和入党之初,对共产主义的远大理想、对为什么入党就“没有真正明白道理”,认为“为什么而奋斗只是纸上谈兵”。也就是说胡长清对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的认识是不够深刻的。但如果他能够在加入党组织后认真钻研马列主义基本理论,自觉改造头脑里固有的非无产阶级思想,牢固树立科学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自觉接受党和人民的监督,牢记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也不至于最终沦为人民的敌人。然而,胡长清并没有这样做,他入党后的几十年里,根本就没有认真自觉地进行世界观改造,以致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根本抵御不了资产阶级腐朽思想的侵蚀,个人私欲恶性膨胀,导致了自我毁灭。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衡量一名共产党员、一名领导干部是否具有共产主义远大理想,是有客观标准的,那就要看他是否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能否吃苦在前、享受在后,能否勤奋工作、廉洁奉公,能否为理想而奋不顾身去拼搏、去奋斗、去献出自己的全部精力乃至生命。”(习近平:《毫不动摇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实践中不断有所发现有所创造有所前进》,《人民日报》2013年1月6日。)胡长清从一个党的高级干部堕落成为一个腐败分子,最根本的原因是,背弃了共产主义理想信念,政治上蜕化变质,把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作为谋取私利的手段,私欲极度膨胀。新时代,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践中,广大党员干部必须坚定共产主义理想信念,与党同心同德,在思想上、政治上坚决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廉洁从政,真心诚意地为人民服务,兢兢业业地为国家作贡献,身体力行共产主义道德,严于律己,永葆革命气节,矢志不移地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而奋斗。

再如“三玩市长”——雷渊利,1953年出生于湖南省嘉禾县普满乡雷家村。他先是在中学当教师,后来调到嘉禾县农村办公室工作。从政后的这些年,他相继担任过公社党委书记、县委办公室主任、永兴县委书记和郴州市苏仙区委书记等职。2000年5月,他当选郴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雷渊利也曾经勤奋敬业,因为工作中经常弄出一些“大手笔”,被人称为“雷大胆”。然而,随着职务的提升,他的这个外号也有了另类的含义。2005年4月,雷渊利因涉嫌受贿被湖南省纪委“双规”。2005年6月18日经郴州市人大常委会许可被刑事拘留,并移送检察机关立案。同年6月30日,雷渊利被长沙市公安局执行逮捕。检察机关查明,雷渊利在担任苏仙区委书记、永兴县委书记和郴州市政府副市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173次收受40余名房地产商的钱物,折合人民币近950万元,挪用公款2650万元、贪污18万余元。2006年9月5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缓,雷渊利不服提出上诉。2008年2月22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以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和贪污罪三罪并罚,决定对上诉人雷渊利执行有期徒刑20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32万元;追缴上诉人雷渊利犯罪所得,上缴国库。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对党员、干部来说,思想上的滑坡是最严重的病变,‘总开关’没拧紧,不能正确处理公私关系,缺乏正确的是非观、义利观、权力观、事业观,各种出轨越界、跑冒滴漏就在所难免了。”(习近平:《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总结大会上的讲话》,《人民日报》2014年10月9日。)从雷渊利的案例我们可以看到,雷渊利人生蜕变的“三大步”,即由信念的缺失,到思想的滑坡,再到金钱的贪婪,由此完成了一个领导干部沦为腐败堕落人生的演变过程。雷渊利一步一步走向深渊的轨迹和复杂的心路历程,是很多腐败贪污分子的共同经历。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我们的权力是党和人民赋予的,是为党和人民做事用的,只能用来为党分忧、为国干事、为民谋利。要正确行使权力,依法用权、秉公用权、廉洁用权,做到心有所畏、言有所戒、行有所止,处理好公和私、情和法、利和法的关系。”(习近平:《做焦裕禄式的县委书记心中有党心中有民心中有责心中有戒》,《人民日报》2015年1月13日。)“各级领导干部尤其要弄明白法律规定我们怎么用权,什么事能干、什么事不能干,心中高悬法律的明镜,手中紧握法律的戒尺,知晓为官做事的尺度。”(习近平:《领导干部要做尊法学法守法用法的模范带动全党全国共同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人民日报》2015年2月3日。)作为党员干部,一定要带头发扬艰苦奋斗的优良作风,从自身做起,从身边的每一件事做起,严格遵守廉洁自律的有关规定,耐得住艰苦,挡得住诱惑,做一个清清白白的人。要牢固树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思想观念,牢记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不断反省自己,慎独、慎微、慎权、慎欲,做到自警、自省、自重、自律,居安思危,兢兢业业,恪尽职守,堂堂正正做人,老老实实工作,提高拒腐防变能力。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指出,党所面临的执政考验、改革开放考验、市场经济考验、外部环境考验更加突出,所面临的精神懈怠的危险、能力不足的危险、脱离群众的危险、消极腐败的危险更加凸显。因此,党员领导干部必须明白,权力是谁给的,手中的权力应该为谁谋利;凡滥用权力者,必将受到制裁,从而做到警钟常敲,时时警醒自己,时刻不忘权力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情为民所系。只有这样,才能经得起金钱的诱惑,永葆共产党、人民公仆的本色。

作者:中共重庆市委宣传部 编 谢金峰 主编